欢迎进入长沙市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中心网站!

当前位置:综合新闻

全国首条臂车智能生产线长沙投产

交通发展迅猛的长沙,高架桥林立。时间久了,难免修修补补,桥面还好修,那么,桥底面怎么修?搭脚手架?不安全,效率也低。位于宁乡高新区的湖南星邦重工有限公司研制的高空作业平台,解决了这一难题。9月5日,记者来到星邦重工采访了解到,10年间,公司生产规模从每年几百台,快速增加到每年数千台,并远销东南亚、澳洲、中东、南美、欧洲等海外市场,市场占有率位居国有品牌第二。

国内国外市场销售各占一半

高空作业是一个危险的职业。随着高空作业的日益频繁,加上国家对高空作业安全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,高空作业设备的需求越来越大。

2008年,星邦重工在长沙经开区成立。“经济越发达,人工成本就会越高,而建筑施工、房屋修缮、市政施工对高空作业设备的依赖度也就越高。”星邦重工董事长刘国良介绍。

当时,高空作业平台大多以国外进口为主,数量少、价格昂贵,维修成本也居高不下。在刘国良看来,星邦重工刚入行,要后发赶超,必须走“专注、专业”道路。

市场的格局也不允许他们再走低端路线。于是,成立之初,星邦重工注重自主研发,对标欧美产品标准和生产工艺,与此同时,坚持国内、国外“两条腿走路”的销售战略。

“现在我们的产品销售国内、国外各占一半,产品设计与欧美国家企业不相上下。”刘国良说,但产品价格比国外产品低10%以上。同时,通过培养海外经销商售后服务及设备维修技能,售后服务能力大幅提升,2017年销售收入突破3亿元。

建成全国首条臂车数字智能生产线

9月5日,记者在星邦重工看到,一台台红色涂装的高空作业设备随着生产线的传动,陆续下线。“现在每月可生产900台,一般高度在4米至16米。”星邦重工制造中心剪叉班班长熊科武向记者介绍,国内厂房维护、桥梁施工大多用剪叉式高空作业平台,代替脚手架和吊篮施工。

在熊科武的印象中,进企业几年来,2018年是排产计划最多的一年,最多每天要生产35台。这一点,记者在与刘国良的交谈中也得到印证:按照目前订单情况,星邦重工今年销售收入预计翻一番。

与剪叉班相邻的是直臂式、曲臂式高空作业平台生产线。记者了解到,这一类产品的作业高度从14米到26米不等,最高可达44米,主要应用于管廊安装、船舶修造、钢结构厂房修建以及外墙维护和清洗。

星邦重工制造中心结构车间主任陈国刚告诉记者,高空作业平台最重要的是安全,而结构件是核心部件之一。“随着订单增多,由于供应商配套能力不足,2018年我们投入1000万元新建了一个结构件车间。”陈国刚说,自建的结构件车间从国外引进了一台四枪焊接专机,焊接后的结构件直线度误差可控制在1.5毫米以内。

2018年7月,全国首条臂车数字智能生产线在星邦重工投产,最大设计月产能为300台,通过工业标准作业书、K3生产管理系统、MES智能控制系统、全流水线状态显示屏等系统的组合,在全面提升交付及时性的同时,也极大地提升了产品品质。

建立物联网,设备管理效率大幅提升

4日,在星邦重工售后服务部的办公室里,一名工作人员坐在电脑前熟练地操作着。画面中显示的是,该公司工业互联网服务平台的界面。记者看到,各类接入平台设备的实时工况,清晰可见。

“我们努力了十年,提供了一系列优质的产品,赢得了众多客户。未来的十年,我们要更好地服务客户。”刘国良说,星邦重工的售后服务正从被动向主动转变。

两年前,星邦重工与树根互联合作,开始在产品上安装控制模块,借此接入工业互联网。据介绍,通过产品的传感器和通讯模块,可以实时、准确地采集和分析数据,实现实时监控并及时处理。

刘国良说,星邦重工的客户主要是设备租赁公司,通过为客户提供一个APP或端口,设备的管理效率大幅提升,原来一个业务员最多能管理好50台设备,现在可以管理100至200台。

星邦重工连入工业互联网后,也受益匪浅。来自树根互联的数据显示,客户服务及时率、客户满意率、每月线上单据量均有提升。并且客户可以使用手机APP、微信、电话等方式,进行故障报修,非常方便。(记者 伍玲 通讯员 朱海燕)

湘ICP备09005649号-2 湘ICP备09005649号-3 主办单位:长沙市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中心 长沙市科技信息研究所
技术支持:湖南伟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